欢迎访问中国教师人才网,为您提供最新教师招聘信息。    >>发布教师招聘
书画 > 书画收藏

书画收藏市场调整延续或可谨慎乐观

浏览次    发布时间:2015-11-17 10:25    作者:王小菲    来源:中新网    约稿邮箱:info@jiaoshi.com.cn

  明起,中国嘉德2015年秋拍将率先举槌,内地艺术品市场正式步入秋拍季。与前几年不同的是,今年将有多件堪称博物馆收藏级别的重器扎堆儿上拍,诸如李可染的红色山水《万山红遍》,齐白石时隔70多年后首次亮相的十八开《花卉工虫册页》,以及多件潘天寿的巨制国画。

  如果对这些作品不熟悉,不妨透过一组数据了解一下:李可染另一件《万山红遍》在2012年保利春拍以2.93亿元成交;齐白石作品《可惜无声·花鸟工虫册》,在2009年保利秋拍以9520万元成交,而此次上拍的册页无论级别还是开数都要超过前者;至于潘天寿更是今年春拍新科状元,其《鹰石山花图》以2.79亿元成为今春最贵拍品。

  而这还没有计入同样是拍场“亿元俱乐部”常客的徐悲鸿、傅抱石、黄胄。难怪业内有人惊呼,这是三年来内地艺术品拍卖市场组成的最强阵容。

  最强阵容千呼万唤始出来

  著名收藏家朱绍良昨天下午特意到嘉德秋拍预展现场与《万山红遍》见了一面,“画面里的红色涂料可不是寻常物,是乾隆时期清宫所藏的朱砂。当年由有关部门出面从故宫借出一批朱砂,一部分作为研究,一部分给予李可染绘制《万山红遍》。确实相当难得。”

  李可染共画过七件《万山红遍》。除此次上拍的这件外,还有两件藏于北京画院,中国美术馆和荣宝斋各藏一件,两件现为私人收藏。嘉德此次推出的这件作品上一次亮相拍场,还得追溯到15年前,当年的成交价为501.6万元,如今标注的预估价为6800万元至8800万元之间。“虽然这些年艺术市场持续陷入调整,但好的东西还是天价。更重要的是,它们中不少都是可遇不可求。”朱绍良说。

  更为难得一见的当属齐白石的十八开《花卉工虫册页》。据推出这件拍品的北京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介绍,这件作品是时隔75年后首度完整与公众见面,“1955年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拍摄的纪录片里,只出现了十八开册页中的三开,之后这十八开画作长期分6个镜框挂在荣宝斋会客室墙上。”

  嘉德拍卖“大观之夜”素来有中国画市场“风向标”之称,除了李可染和潘天寿的作品,本季“大观之夜”还将推出齐白石、傅抱石、黄胄等大师的“扛鼎之作”,它们中多件作品都已从流通市场上消失多年。这些年黄胄作品的行情看涨,不过此次亮相嘉德拍场的《听琴图》,属于创作于上世纪80年代后作品的首次上拍。

  “陌生群体”抱团儿寻求逆袭

  相比于齐白石、李可染、潘天寿,沙耆无疑是一个陌生得多的名字。而嘉德今年秋拍的书画夜场,特意推出了“沙耆比利时时期艺术专场”。据了解,该专场共收录了沙耆旅居比利时10年间的油画、水彩画近40件,其中以人物肖像题材和中国传统绘画题材为主,较为全面地展示了沙耆早期的艺术面貌。

  据嘉德拍卖总裁助理郭彤介绍,沙耆的作品曾与毕加索等西方艺术大师同场展出,“中国的梵高”这样的称谓,并非后人给予他的过誉之辞。至于他为何没能像其他画坛前辈一样为后人所熟知,缘于他上世纪四十年代末遭逢家中变故后精神几近崩溃。当他再一次被美术界重新找回时,已是近40年后了。“在二十世纪老一辈油画家中,只有两个人到了晚年才达到非常高的写意境界,就是吴大羽与沙耆。”在著名美术评论家邵大箴看来,当代美术史如果要重新书写名字,沙耆必定是其中之一。

  无独有偶,由“陌生”走上拍场的,还有由北京保利拍卖推出的十数件李青萍作品。这位民国美术圈的“萧红”,曾先后得到刘海粟、徐悲鸿、张大千、齐白石等师辈提携,然而很长一段时间籍籍无名。著名艺术批评家皮道坚认为,让这位“引进西画之先驱”的画家重新为人们熟悉,很有必要。

  而上海泓盛拍卖今年秋拍更是推出一个陌生群体——苏州美专。据泓盛拍卖当代艺术/油画雕塑部经理姚笛介绍,“沧浪画展”专场将呈现苏州美专前辈艺术家甄选之作近百幅。“民国时期的四大美院包括北平国立艺专、杭州艺专、苏州美专和上海美专,而苏州美专一直处于比较低调隐秘的状态。”姚笛说,截至目前在市场上还未见系统性对这一群体作过梳理和设置专场,“说他们陌生,是认知度相对较小,但从艺术价值角度讲,他们也是最强阵容。”

  市场调整延续或可谨慎乐观

  著名拍卖研究者季涛认为,这种“最强阵容”的出现,很大程度还是市场的偶然形成。“如今不少拍行不仅拍品数量急剧减少,而且拍卖持续的天数、场次,甚至印制图录的数量都在减少。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市场行情不好,拍卖行只得拼命压缩成本,在苦苦强撑着‘过冬’。”在他看来,今年秋拍的成交情况估计和春拍差不多,甚至还会略微差一些。主要是前些年艺术品价格涨得过猛,加之宏观经济形势紧缩,以及礼品市场因为反腐也受到极大限制。“现在的情形是不少参与者高价位被套,资金和藏品都出不来。”不过,他也从中看到了积极因素,“如今投机的人大幅减少,投资的人多了,进而转为收藏的人也越来越多。以前总能遇到很多倒画的人,现在都惜售不卖。”而今年秋拍推出的多个“陌生”板块,在他看来,正是拍卖行的一种自救行为,“市场需要大浪淘沙,精品逐渐在藏家手里积淀下来,这就要带出一批既有分量又让人耳目一新的东西。”

  最近上海资深藏家刘益谦出手以约10.84亿元人民币买下西方现代艺术大师莫迪里阿尼的作品《侧卧的裸女》,有人认为国内有实力的买家开始转向西方市场,对国内市场失去兴趣。朱绍良却不这样认为,“这只是个案。他买这件作品并不是为了炒作增值,而是出于收藏镇馆之宝。大多数国人依然钟情中国书画。

找工作

资讯

相关频道

城市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