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教师人才网,为您提供最新教师招聘信息。    >>发布教师招聘
书画 > 书画作品

孔令楠:绘画能否给出一个世界观

浏览次    发布时间:2012-05-26 18:15    作者:    来源:    约稿邮箱:info@jiaoshi.com.cn

《迷阳迷阳2》130cm×195cm布面油画 2012年

  孔令楠试图用心地去构造出一个自己的世界。通过图像、通过画面中的简单色彩、通过简单线条的单薄力量,她让画面尽量不依赖任何先有的“存在”背景,不依靠概念,而是要用绘出(制造出)的纤细造成一种张力——似乎柔弱的力道在这里胜出了。她描绘的那些仿佛是正消失的渺远、细微的情感,它们在此聚集起来。这些符号在一起也形成了微观的政治。

  孔令楠绘出的是一种人工的事物,但存在。这些事物并不通过任何外在的指涉而存在,不是对某些事物的拷贝,而是对它们的重新建构——她在画面中所描绘的事物似乎感觉比原物要“真”——她似乎给我们绘出了一个自我精神完全自足的地带,在一个没有地域指向的世界里的行动,一个游牧的新视点和一种抽象和宁静的混响。

  她“制造”出来的精神空间的背景是古老的意向,它们借助诗词中的久远。我将“姑射山”理解为客观世界本身:世界无二。姑射山投射之世界亦是你我所生活之世界。也许借助这个虚构,可以给她的绘画提供了一个讨论:我们要在艺术里寻找和落实怎样的姿态和行动,每一个人的政治式存在与自我存在之间是怎样的关系,如何成为新的主体——这里,不再是个人的主体,而是成为一个新主体的一部分。这次展览,正是在这一点上,引出了孔令楠作品的新意。

  她意欲通过虚构一个古典的语境来讨论“真相”,真相在这里又以一种作为媒介的存在呈现。影像在这里的作用是证言:与实物不同的是,在镜头固定下凝视下的装置,视角已经被人为确定为一个固有视线而让所有描述的存在都在它自己的“秩序”中,时间在此充满表面;材料质感和尺寸这些关键的问题也变得不那么重要了——艺术家想用此对包括自己的固有经验提出怀疑,包括对话语与时间的怀疑。“火”穿透的时间似乎具有现实中的真实,但又让我们觉得,影像中的“装置”也预设着某种另外的东西——它建构式地解构了时间而使这种时间变得更真实和可体验,是个悖论式的作品。

  孔令楠也将历史和故事——这样的时间性叙述虚构成一个抽象的符号系统——这个系统的象征物是她绘出的“植物”——“人存于茫茫天地间,无非是阿喀琉斯式的杀伐,奥德修斯式的漫游。植物旁观着这一切,仿佛从宇宙深处伸出的触须。大自然使我们存在,但似乎并不关心我们的存在。”(引自艺术家自述)她的作品中,那些空旷的、黑暗的、无生命的背景,那些地平线、海岸线——也许都代表了一种心理的时间感,通过这些渺远得不真实的远方的事物、情感和行动来象征,这确也带来了某种对于存在的紧张和脆碎的思考。

  作为“80后”年轻艺术家,孔令楠在2010年第一次展览——“只有她的身体”时,已经坦陈自己理解艺术和生活的方式:它们都有很多重要的选项。在她这里,艺术也许是她对于善变得无从把握的生活和世界进行思考和选择的奇妙的自我指涉与反思。但,也许这也是表现,真正的内在是需要我们加入自己的断定去理解的。

  郭晓彦

  (作者系民生现代美术馆副馆长)

找工作

资讯

相关频道

城市导航